作者: 和雨在跳舞     日期: 2011.02.15  天氣:  心情: 

大叔,昨天跟我約今天見面。

大叔感冒真得很嚴重,一直乾咳 

他說,我住的這太小了,怎麼住二個人?

我也知道太小,可是…

我房租繳到六月了,等今年五月再找房子吧!

大叔硬親我嘴還笑著說 "我一定又會生病了"。

可是…

大叔,你知道嗎?

身體上的生病不算什麼,最痛苦的是…我好想好想你。

大叔上飛機前在msn上跟我道別又叫我要保重,我回 "講保重,好可怕"。

他回了我一個笑臉,卻有好多好多對我的關愛。

今天騎車載大叔,連二次快跟別人碰撞到,大叔一定很擔心這樣的我 >"<

不知道,大叔去年年底那句 "希望明年能多待在台灣" ,是否可以成真?

記得二年前,第一次跟大叔要分開很久,我在他面前哭了…

大叔看著我,幫我擦著眼淚,還笑著說 "他以前每次去大陸,他前妻都沒有哭…"

我緊緊抱著他,好捨不得,因為大家都說 "男人都會在大陸淪陷"

大叔又說,除了他來台灣唸書時,他媽媽--第一個女人為他哭得這麼傷心,再來就是我這個妹子。

後來每次大叔離開台灣,只是沒在他面前哭,都在家偷偷哭  

明明是帶著病毒的親親,但…

現在想起來,還覺得好甜哦~~~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亮魚 的頭像
月亮魚

知足,常樂,永安康

月亮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