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吳淡如

每一種怒氣都有一致的本質 

對目前的我來說,出國這件事,並不只是旅行而已。

這些年來,獨自出國時我通常會做一件事。

講嚴肅一點,就是自我反省。

像我這麼一個對待自己算滿寬鬆和體諒、律己不太嚴的人,自我反省絕對不到自我批判的地步,只是因為換了地方,有了比較空白的時間,可以回過頭去,客觀的看發生的某些事情。有時,因為你已經脫離了原來的軌道,更可以心平氣和的回顧發生過的一切,從負面的事情中汲取正面的價值。有些事,想通了它就沒事了。

所以,即使是短短幾天的旅行,身體非常疲憊,精神也常變得很飽滿。

一個人,沒有雜務纏身,我的腦袋會比較清明而敏感,對自己情緒的變化也比較覺知。

這一天,我一個人從大阪關西機場回來。

我本來心情很好的。

關西機場四樓是出入境大廳,三樓是一個巨大的購物商場,裡頭有各種日式土產店,也有無印良品和UNIQLO等。我沒時間購物時,常在這裡把東西一次買足。 

我買了一盒相當昂貴的神戶布丁禮盒,打算帶給我的小寶貝吃。

她還是個幼兒,非常喜歡布丁。一個布丁禮盒裡只有四個小布丁,每個不到二百CC容量的布丁,就要台幣一百多元。

我心想,她一定會很開心吧!過海關時,我把布丁塞進電腦包裡。

我的電腦包在過X光時過了三次,還無法通過。

「我可以打開它嗎?」瘦小、帶著非常深度近視眼鏡的海關,十分有禮貌的說。

「請便,」我心想,不過是電腦和布丁嘛!我不是恐怖份子,你高興怎麼檢查都可以。

我以為是電腦的問題,他該不會以為我的電腦裡,藏著什麼會引發炸彈的程式吧!

他詳細的檢查每一樣東西,由於他的近視度數很深,幾乎把頭埋進了我的袋子裡。他很遺憾的拿出了布丁:「這個不能夠帶,很抱歉,我必須沒收它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那是水。」

「那不是水,是布丁,」我說。我當然明白依據法規,不可以帶水過海關。

「其他的東西都可以,就是這個不可以。」

「這是在機場買的,我連包裝盒都沒拆開耶,」我說:「你們不認識這個神戶布丁嗎?」

「我知道,但是不能帶。」

「好吧!」我無奈的攤開手,聳聳肩。他也做了同樣的動作。

其實,我不只攤手聳肩,我還瞪了他一眼。

喔!不只如此,其實,我心裡還罵了一句髒話:OOXX……寫出來可能會引發國際糾紛,還是不說為妙。文言一點來說,就是很討厭這種不知變通、矯枉過正的官僚。真討厭,我可愛的小寶貝吃不到神戶布丁了。

過了海關,我發現自己在生氣,氣得東西南北都分不清,必須要深吸一口氣,才想起來下一步應該是要尋找登機口,在二十分鐘內登機。

有三秒鐘的時間,我很衝動的認為,我美好的旅行給這個敗筆破壞了。哼!我為了你們震災努力的捐款,而你們竟然沒收我的布丁!他們竟然把布丁視為炸彈!

等我深吸了三口氣之後,我開始問自己:「這件事有這麼嚴重嗎?」

其實──不過是──布──丁。

我為什麼要為布丁生氣?

我開始問自己,我可以怎麼想才不生氣?

有幾個想法在一分鐘內出籠了:

一,布丁──代表卡洛里,少吃一個,我可以少胖一點。

二,倒楣的小事的發生,其實是來消災解厄的。小損失是上天為我消災,小損失賺大錢(自我催眠)。

然後,我幻想著那個帶深度近視眼鏡的海關,偷偷藏了我的布丁,在夜深人靜時,津津有味吃著我的炸彈布丁的樣子。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此時,我的怒氣消了八成。

回國後,我跟朋友說了這件事。在航空公司工作的朋友一點同情心也沒有的說:「是妳自己笨嘛!水和膠狀物本來就不能帶上飛機的。」

「那他們機場就不要賣布丁啊!」我說。他沒有同理心的回答,又讓我生氣了。

「妳這個人很盧耶,那機場也不能賣水喔?」

好吧!好吧!是我無知。

當發現這件事其實是我的錯時,我反而得到最大的釋放。好吧!本來就是我的錯,不是他們故意為難我。

許多難以化解的仇恨,其實都起因於我們認為:他們故意為難我。

如果這個地雷可以消掉,那社會版上兇殺案可以少很多,朋友也不會起紛爭,親人也不會有誤解。

其實,所有怒氣都有一致的本質。

話說,為什麼我覺得有必要寫一本「不生氣的技術」的書呢?

這本書,最基本的出發點,其實是寫給自己看的。

我是個天生很有脾氣的人。

我常為小事抓狂,常在心裡罵髒話,常找自己麻煩。

如果沒有那些後天的自我對話訓練,我大概會變得「生人勿近」、一無是處,只能像隻在下水道裡狂奔的老鼠。

至今我還是很有自己的脾氣,只是已經學會,如何不讓憤怒把自己變成一個不定時炸彈。

是的,我,我們,都需要不生氣的技術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亮魚 的頭像
月亮魚

知足,常樂,永安康

月亮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